任家店的故事:东昌府区侯营村任家店的红色印记

来源:中国企业在线 发表时间:2019-7-10 17:54:51

  东昌府区侯营村任家店的红色印记

  捐物捐粮、帮范筑先筹军饷;是地下交通站,帮解放军藏枪……

  众所周知,东昌府区侯营村是红色英雄村,在抗日战争时期侯营村就有地下党员进行革命活动,解放战争时期又有一批热血青年参军,9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抗美援朝中还有一批侯营村儿女奋不顾身、冲锋在前立下战功。

  今年7月7日,是全民抗战爆发82周年纪念日,也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聊城晚报记者发现,在范筑先抗日保卫聊城、解放军解放聊城的历史进程中,侯营村任家店都做出过力所能及的贡献,任家店的前辈们与抗日英雄范筑先、与共产党的干部柴龙、张郁光都曾有过交集,侯营村至今还流传着他们的一段段佳话。

2_副本.jpg

  任家店买柏木帮范筑先筹军饷

  在东昌府区侯营村的历史上,曾有一个远近闻名客栈——任家店,是南来北往客商的聚居地,也是当时各地客商信息汇集交流的信息源。任氏家族几代人勤劳肯干,广结善缘,和气生财。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经营,任家店成了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一个品牌。当地的人们也就习惯地把侯营任氏家族称为任家店,既指任家店客栈这个地方,也指侯营村任氏家族的人。

8_副本.jpg

  任震宇1933年9月生,山东聊城人,大学文化,农工党党员,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政协副主席。1959年毕业于山东医科大学后即到白求恩医科大学进修,1960年8月自愿支援青海建设,在青海医学院附属医院从事外科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历任青海医学院附属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外科副主任和教研室主任、青海医学会外科分会副主任、西北五省(区)普外科协会副主任、《中国实用外科杂志》第一、二、三、四届编委,《青海医学院学报》副主编。主要研究高原肝胆胰外科病,对肝胆外科病、包虫病的研究等有独到见解,是青海及西北地区外科学术带头人。

  抗日英雄范筑先的抗日事迹当时远近闻名、妇孺皆知。范筑先变卖家产积极抗日的爱国情怀感动了聊城的老百姓,都积极地支持他抗日。任氏家族也不例外,积极捐物捐粮,支持抗日。

  1936年11月,范筑先升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长。尽管当年生活比较困难,但任氏家族因地多在侯营村算得上是个好户人家。当年,侯营任氏家族第六代、解放后侯营村第一位大学生、年届86岁的扎根青海高原的肝胆医科专家、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任震宇(曾用名 任金生)虽然还小,但也懂了一些事理。抗战期间,任震宇的爷爷任凤林得知范筑先的部队缺军饷,日本鬼子在鲁西烧杀抢掠,家里的粮食与其让日本人抢走,还不如捐给范筑先抗日部队。于是,用花轮大车装了两布袋棒子(玉米)往城里送公粮。任震宇和哥哥任金成坐着爷爷赶的毛驴车,亲自把玉米棒子送到了聊城县官府。

  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同抗日期间,距侯营村不远的十里营村是任震宇的大姑家,姑父和月斋是中共地下党员。和月斋主动和范筑先取得联系。在一次商讨抗日时,得知范筑先为筹集抗日军饷,想把祖坟地的柏树卖掉。和月斋与同为共产党员的张郁光来到任家店表示,范县长为抗日筹集军饷,想把祖坟的柏树卖掉,咱买下吧!于是,任家店筹钱付给了范筑先。考虑到都是为了抗日救国,任家店并没有把范筑先家祖坟前的柏树全刨掉,而只是象征性地伐了几棵小点的树,拉了两口棺材的料。关于这一史实,当年只有10岁的侯营村原村干部、现已92岁的侯营村老党员王志和还记得当时的伐树情景。

  “80年代初,侯营村搞村镇规划,由于祖坟在路边上,得把祖坟迁出来。迁祖坟时,我发现我老爷爷的棺木确实是柏木做的。几十年过去了,红色的棺材依然完好。证实了父辈们说的是事实。”任家店后人,聊城农商银行金融专家任广弟说。

范筑先_副本.jpg

  范筑先(1881-1938),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人,著名民族英雄、抗日烈士、爱国将领。历任炮兵营长、补充团团长、第8旅旅长等职,范筑先早年从军到北洋陆军。辛亥革命后,任陆军第八旅旅长。1936年,任山东省第6区行政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为官清廉,受到地方拥护。1936年11月,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抗日战争期间,为保卫聊城,英勇殉国。

  任家店是抗战时期的地下交通站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是战胜国。当年任震宇是高小一年级的学生。他和几个同学上街写黑板报、贴大字报,拿着大喇叭喊。在集上把日本投降的消息向广大群众作宣传。

6_副本.jpg

10_副本.jpg

  任震宇工作图片

  日本侵略者投降后,国民党的军队接管了侯营村西北角日本人的据点。共产党的地方干部和部队只能在农村开展秘密活动。当时共产党在聊城的地方区长柴龙,他看到任震宇表现积极,就推荐任震宇当了侯营村的儿童团团长。柴龙、张郁光、和月斋等人经常到任家店开会商量事情。任震宇则给他们站岗放哨。任家店自然而然地成了中共地下党的交通站,为地下党传递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有一天晚上,柴龙带着10几个人装扮成百姓来到任家店集合说,上级命令我们过几天要打村西头的“小围子”,这些枪先放到任家店藏一下吧。任锡安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枪,有点犯愁:这么多枪,藏到什么地方呀!和月斋提醒把枪放到任家店南园子的菜窖里。于是,任锡安果断地把枪藏进了菜窖里。

3_副本.jpg

  任广弟在给记者介绍任家店帮助解放军藏枪的地方

  大约阴历的八月底,柴龙带着一些人把那些枪拿走了。过了两三天的一个晚上,共产党的地方部队配合正规部队开始打村西头的小围子。那天晚上,任震宇正好和父亲在院子里睡觉,听到枪响,密集的枪声让他好奇。任震宇看到村西北的上空,好像是放礼花似的一片火光。他正看得出神,听到墙头上有两个人在喊:老乡,老乡,八路军今天晚上打围子,掩体不够,你家有大车吗,借用一下。任锡安一听是打围子的八路军,二话没说,就把大车借给了他们了,“围子”打了大半夜,天快亮的时候,八路军吧大车送回来了。在晨曦的光芒中,任震宇看到了大车梆上有很多抢眼。

  任家店是军爱民民拥军的典范

webwxgetmsgimg_副本.jpg

  今日任家店,爱国主义旗帜依然在高高飘扬

  柴龙与任家店交往期间,曾安排两个胶东籍的解放军战士隐蔽任家店,两个小战士平常给任家店帮帮忙,有任务时听从上级调遣。其间,任家店的牛被城南的土匪偷走了。任锡安安排人顺着牛的蹄子印寻找,最后找到了城南,才知道牛被土匪牵走了,想忍气吞声地不了了之。在任家店打短工的两个战士知道后,将任家店被土匪盗抢的情况向上级进行了汇报。解放军随即从外村调来3个战士,这样5个战士抗着4杆长枪和一挺机枪来到城南土匪围子前,“任家店的牛你们也敢偷?!”随即就是一阵机枪扫射。土匪打出了白旗投降只得将牵入宰房的牛送回了任家店。发现被偷走的牛被救回来,任锡安高兴得老泪纵横,用几碗挂面二两酒招待解放军。

  1946年底,解放军向聊城城外集合,准备解放聊城。任锡安赶着毛驴车将这两个解放军战士送到聊城城外的集合地点。路上,两个战士用长枪打死了两个在城墙上站岗的匪兵,一枪一个。为此,任锡安内心非常佩服这两个战士的枪法。正是像任家店这样众多普通百姓的支持,1947年1月,聊城才得以解放。

  1950年下半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任家店尽管比一般农民富裕,但任家店为革命作出了贡献,是有革命背景的。因此,任家店被列为中农。公私合营时期,在土地合作化运动中,任家店的枣杚子划归了侯营供销社。任家店还把多余的房子都租给了在公社上班的干部。1952年,侯营农村信用合作社成立的时候,就是租用任家店的房子办公的。

  文革期间,任锡安跟着和月斋曾背着任家店特制的一张大厚饼远赴贵州看望在贵阳任主要领导的柴龙。岂料,柴龙1964年在“四清”运动中被错误批斗,身处窘境的柴龙感念任家店的革命情谊,把厚饼分成两半。留下了其中的一半,剩下的一半让任锡安与和月斋回来的路上吃,并鼓励他们要坚定对党的信念和信心。直到晚年,任锡安还经常把这“半张厚饼”的故事讲给任家店的年轻人听。这也是任家店与柴龙的最后一次交往。

  (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金路)

  来源:聊城晚报



新闻 财经 科技 娱乐 生活



京ICP备10028869号 新出网证(京)字1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51201010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898号
北京企业在线传媒集团主办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